專欄文章

News and views about living with HIV/AIDS,
overcoming discrimination, managing treatment difficulties and more.

為什麼會想用PrEP--使用者經驗分享

本文為受訪者口述,再經由訪問者撰稿

 

        我在南部長大,很晚才有同志認同、有同志朋友,性經驗也很晚開始有,浪費了青春的大好時期,之後有一段時間比較常約砲。那是大學三四年級的事了,我約到一個大屌,雖然他不算天菜,不過屌真的很粗。他那個時候進來一開始有戴套,到中途把套子拿掉,他說太大了,戴套子會有點「㧎㧎(ㄎㄟˊㄎㄟˊ)」。我也沒有多說什麼。我其實不太會拒絕人,就算長得不是我的菜,我也會跟對方做,我把約砲當成一種認識人的方式。那次是我第一次無套,過程會覺得和對方沒有隔閡。

 

       不過他屌真的蠻大的,過程灌了很多氣進去。做完之後我放了一個屁。我那時候不小心笑了,好像蠻不禮貌的。我才知道原來人體可以這樣,哈哈。

 

       那次無套之後,其實我沒有特別緊張,因為對性病、愛滋沒有太多概念和焦慮。也覺得對方聊天聊得來,像一般人一樣,所以也不會特別想什麼。

 

       app上和人約砲,我不太會挑菜,我本來喜歡大叔,後來發現小的也可以,後來幾乎沒有極限,除了阿公仔不行之外。幾次經驗見面後發現實際和照片差很多,我也是都硬著頭皮做了,而且我會假裝投入。一來是我不太會拒絕人,覺得沒有禮貌。二來是約砲可以認識各種不同經驗的人,平時會認識的可能都是同學、差不多背景,約砲可以認識各種不同工作、環境的人。所以我也很會在約砲過程聊天,認識一下再上床。

 

       之後偶爾會有無套,可能十次裡面三、四次,看狀況。都是約到了之後,看對方有沒有要求戴套,有時候我也會要求戴套,但有時候就會自然而然就無套了。我覺得無套比較自然,會有比較投入的感覺,就像我們聊天不會隔著一層紗。不是因為無套本身不好,是因為有疾病的風險,所以會選擇戴套。在約砲的時候戴套,保護自己也保護對方,比較有禮貌。

 

       之前在南部認識一個朋友,比較常見面。前幾個月手上開始長一些紅疹,我以為是過敏還是什麼的,沒有多注意。他注意到紅疹,說這可能是梅毒,所以拖我去看醫生。他帶我去郊區的醫院,除了症狀之外,我有跟醫師說我會約砲,那個醫師表現得很不能接受,念了我一頓,我很不喜歡。之後我自己上網看,才知道梅毒分幾期,想想那時候也沒有發燒,所以比較晚發現。那個醫生有跟我提到PrEP,我就有轉到另一家醫院去服用。

 

       知道PrEP之後,我想了一個禮拜。感染梅毒提醒了我,我自己是會感染性傳染病的。雖然之前會篩檢,但是篩檢也只是知道自己的狀態而已,沒有做更多的預防措施。

 

       因為自己的經濟狀況還算可以,領固定月薪,加上前幾個月有補助,所以我就參加了前驅計畫。雖然後面幾個月要全自費比較貴,但我還是負擔得起,我對金錢花費比較沒感覺。醫師跟我解釋之下,我也相信醫生的說法,覺得這樣的保護力對我有用。

 

      目前已經用到第三四個月了。醫師說標準的吃法是一天吃一顆,另外他也有告訴我另一種吃法,做愛前吃兩顆,做愛後一天再吃一顆,再一天再吃一顆。有的時候我會忙到沒時間約,我本來想試第二種吃法,但實在太麻煩了,很容易忘記。所以我還是每天吃一顆,不過在出遠門或是工作真的很忙的時候,會漏吃一兩顆。

 

        目前吃起來是沒有什麼特別副作用的感覺。不過我在吃之後只跟一兩個好姐妹好朋友知道,有一些「痟痟」的朋友我就不會讓他知道,怕他碎碎念酸我。我身邊也有一些感染者朋友,他們讓我知道愛滋只是一個慢性病,也是每天吃藥就能控制,並不是一種很可怕的疾病。但對我來說,能避免就盡量避免,既然多了一個方法可以使用,我就用了。

 

 

 

        註:每個人對於性、無套的態度不同,對於性傳滿病、愛滋的風險承受能力也不同。這篇文章並不是要鼓吹每個人向這名使用者看齊,而是先減少價值判斷的呈現這名使用者的經驗和想法。

風險評估 Know your risk for H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