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文章

News and views about living with HIV/AIDS,
overcoming discrimination, managing treatment difficulties and more.

暴露前預防性投藥如何改變了我的人生,以及我對性的態度

14 October 2015

 

        一年半前參與了在英國執行的PROUD暴露前預防性投藥研究計畫,確實是我所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

       在這個計畫中,我每天吃一顆舒發泰藥丸。只要我持續吃──我都在睡前準時吃──就可以使我幾乎完全免於感染愛滋病毒。

       這不是個容易的決定,我記得當我聽到這個計畫的時候,雖然覺得這真是個好主意,不過……顯然跟我沒什麼關係。

       該知道的我都知道,我使用保險套的狀況嗯還算不錯,大多數的時候啦,大概十次有九次會用吧。問題就在這,十次有九次的意思就是:大約每三個月左右我會發現自己喝得超茫,然後跟一個優到炸的大屌男勾搭在一起,而他並不怎麼想要戴套。

       在你回過神之前,你已經身在週六夜間的急診室了。一邊迴避和旁邊那個流鼻血的傢伙有眼神交會,一邊倒數著在得到暴露後預防性投藥前,還剩幾個小時。

       我非常嚴格地要求自己執行暴露後投藥,就算那個男人說他(覺得自己)是陰性,我還是會逼自己去診所或醫院。

       某種程度上,這招應該有效,因為我到現在還是陰性,但這總非長久之計。我總是為了我「又」得吃事後藥而不停地責怪自己。諮詢員輕蔑嘲笑的眼神一點幫助也沒有,他們說要給我一張會員卡,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這樣的狀況給我的性生活蒙上一層巨大的陰影。

       這是身為男同志最莫名的事情之一:愛滋以一種難以擺脫的姿態黏在你的性傾向和性生活中。

       總是有那些揮之不去的懷疑與恐懼:當那個男人的屌磨蹭你的屁眼時──那時候有沒有一點前列腺液?我嘴唇上的小裂痕是在我幫他口交之前就有的嗎?怎麼他們這麼久還沒通知我結果?我覺得我好像因為流感有點不舒服……真的只是流感嗎?

       每一趟到診所的路程,都像在玩一場被焦慮纏身的俄羅斯輪盤──這次可能很幸運,但下次可不一定。

       這狀況持續到暴露前預防性投藥出現為止。我並非馬上察覺到轉變,但當越來越多的臨床試驗都得出同一個結論,當我成功而輕鬆的每天吞下那顆藥──而且不像保險套,我幾乎從未漏過一次藥──我終於感覺到有一些什麼改變了,我覺得自己可以完完全全掌握自己的感染狀況。

       現在當我每三個月定期去做愛滋檢測時,我的心不會在等待快篩結果的空檔加速狂跳,我不再會在做愛時腦袋裡有另一個聲音問著「要是他沒有戴套怎麼辦?他有打算要戴嗎?」。而就算我沒戴,我仍然會信心滿滿的覺得我不會有事,而且我的(性)伴侶們也這麼覺得。

       我再也不會因為跟感染者打炮或約會而擔心,老實說跟感染者還比較簡單,因為他們通常在談到愛滋的時候會稍微比較理性。以感染愛滋來說,當我規律使用事前預防藥,他們的病毒量也維持在測不到的狀態時,大概是實際上可想見的最安全的狀態了。

        這很難形容,但對我來說,暴露前預防性用藥終於以一種保險套從來不曾做到的方式給了我信心,去對抗愛滋病毒以及它對我性生活所帶來的陰影。

       我開始吃事前藥後也不曾感染任何性病(諷刺的是在我還沒開始用事前藥的那些年,還曾在喉嚨感染過披衣菌跟淋病,超莫名的)。不過就算我得了什麼性病,每三個月檢查一次──我的暴露前預防性用藥門診讓我萬無一失的做到這件事──表示我可以盡早治療而不會傳染給其他伴侶們。

       我有些朋友可以百分之百每一次都用保險套,這很好。但這些年來,我看過太多人變成感染者,而他們、每、一、個、都知道怎麼用保險套,以及事後預防性投藥,但這些或許不夠。

       我對於來得及吃事前藥以及事前藥對我造成改變感到幸運,甚至有罪惡感。我不禁想像,如果暴露前預防性用藥計畫可以早點出現,有多少人現在會是陰性?

       有個朋友也參與了PROUD研究計畫,但被分派到擱置組(意思就是他得在一年之後才能開始用藥),而他就在等待事前預防藥的期間變成陽性。我們已經知道這是個有效的東西,而只要這東西被擱置得越久,越多原本可以被預防的愛滋感染就會發生,這很荒謬啊。

       泰倫斯(Terrence Higgins,TH)信託機構正積極向英國健保署(NHS)爭取暴露前預防性用藥的給付,他們的標語是「愛滋病毒止步,預防用藥起步(Stop HIV, PrEP now)」。而且幾乎所有愛滋領域的慈善組織都簽署了社群聲明,呼籲英國健保供應事前預防藥。

       如果你正在閱讀這篇文章,也認為暴露前預防性用藥對你或你的(性)伴侶是對的,無庸置疑應該一起向英國健保爭取。愛因斯坦曾說,一次次地重複做同樣的事卻期望得到不同的結果,就是極端愚蠢。再也沒有比愛滋預防策略更適合這句話的事了。

       如果我們真的希望有那麼一天,英國的男同志們可以不用再承受愛滋的重擔與衝擊,那我們就必須接受新的方式,以及像是暴露前預防性投藥這樣的工具,還要利用同志社群的支持、理解與倡議使改變成真。

       暴露前預防用藥改變我的人生,我也相信它對遏止愛滋在我們的社群中傳播有很大的幫助。請跟你的朋友們以及你的醫師們說,並加入Stop HIV, PrEP now的臉書粉絲頁。你也可以在TH信託機構的網站(tht.org.uk/PrEPnow)上得知更多關於這個行動,以及你可以做些什麼的訊息。

 


文章中作者提到,服用事前藥後沒有感染到其他性病,但事實上事前藥(PrEP)並沒有辦法預防其他性病。但是事前藥的確提供了保險套以外的預防方式,讓人有更多選擇,並且可以自己決定是否服藥,而不一定要仰賴性伴侶帶套。

 

除了泰倫斯信託的努力之外,英國同志社群、組織也做了許多不同的努力,讓事前藥更容易拿到。 男同志歐文架設了IWantPrEPNow.co.uk. (我現在就要PrEP),列出資訊教讀者購買便宜的學名藥。英國國家愛滋病信託基金會(National AIDS Trust)則控告英國健保署(NHS),認為健保署應提供PrEP的醫療服務。2016年英國健保署被高等法院判定敗訴,法院認為英國健保署依法可以資助事前藥,英國健保署從善如流,2017年開始三年將提供PrEP補助給一萬名民眾。

 

李柏翰|英格蘭NHS補助案:愛滋可能「預防即治療」嗎?

https://plainlaw.me/2016/12/01/nhs_prep/

蔣維倫/愛滋補助是用來拖垮健保的嗎?從效益主義觀看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6685/2362679

李柏翰|人權不是特權:「反毒戰爭」的健康權爭議

https://plainlaw.me/2017/04/11/drug/

[專文] 遇見使數千人免於HIV+的推手

https://www.ptt.cc/bbs/gay/M.1493485266.A.411.html


 

此篇文章的作者要求匿名

原文出自 http://www.gaystarnews.com/article/how-prep-changed-both-my-life-and-my-attitude-towards-sex/#gs.tHkaaRc

 

美美翻譯/明道潤稿

風險評估 Know your risk for H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