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權社會下,女性帕斯提的雙重困境

2020-09-21

受訪者: 成大醫學院護理系特聘教授,成大醫院護理部及感染科兼任督導長 柯乃熒教授、國立成功大學附設醫院愛滋照護團隊 賴怡因個管師

社會大眾對於愛滋依然存有許多由舊時代傳承下來的既有誤會,但當感染者為女性時,要面臨的不只是社會對愛滋感染者、更要被扣上性生活混亂等對女性的歧視,導致女性感染者的處境更加困難,為了讓大家更深入了解女性感染者遭遇到的問題,為i篩檢邀請到成大的柯乃熒教授與賴怡因個管師來跟大家分享。

女性與愛滋的雙重歧視

在愛滋發現之初對疾病的不理解以及偏見,讓社會大眾至今對愛滋仍有許多錯誤的觀念,例如,認為感染愛滋的一定是同志或生活不檢點等,讓感染者受到很大的壓力。但當女性受到感染時,除了普遍的愛滋歧視外,女性感染者還會遭受傳統父權與婦道觀念夾擊,讓他們在生活上更加艱辛,國立成功大學護理系柯乃熒教授分享他第一個照顧的女性感染者,「她在入院經確診後,院內就有許多傳言,說她一定品德低下、道德有問題、可能有從事性交或援交,才會得到這種病。這個情況即使過了10幾年仍未改善,當有女性感染愛滋時,大家第一個臆測仍是她一定是性工作者,這些歧視進一步導致女性感染者在確診後,不敢向外求助、無法獲得應該有的照顧。」

兩性不平等讓女性帕斯提備受衝擊

病毒的感染不分性別、與性傾向,只要有性行為就會有感染的風險,但因為整體社會兩性不平等,男性與女性在感染後,有截然不同的發展,來自賴怡因個管師分享:「在這10年來的照顧經驗中,我們觀察到當男性得知感染狀況時,女性伴侶總是擔任照顧的角色,給予他支持與照顧;但反觀,當女生確診感染時,在照顧時男方會以工作、家庭等理由不去照顧、甚至最後選擇分手/離婚,即使維持婚姻關係,卻會面臨到來自伴侶/婆婆的家庭暴力。」

面對這樣的情況,柯乃熒教授表示,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與要求、性別不平等的狀況,已經對女性造成有許多的影響,但當女性感染愛滋時,還需要擔心來自家庭、社會的異樣眼光,當伴侶也同為感染者時,女性帕斯提仍擔任照顧者的腳色,這些都要女性感染者承擔,她們無法將自己的健康把在第一位,把自己照顧好。

人生不應該因為病毒而改變

當談論到U=U出現後,感染者的生活品質是否有改善時,柯乃熒教授將「生活品質」分為三個層次跟我們分享。

  • 身體健康:早期治療的時候,每一顆藥物都有不同且嚴重的副作用,每次確診後,我們都會把藥物攤開,詢問感染者的工作性質,來去選不同副作用的藥物。但現在只要一天一顆藥,就可以有效控制病毒,也不會有副作用。
  • 心理健康:在U=U名詞出現以前,即使感染者知道病毒可以穩定控制,但反而擔心是否會將病毒傳染給心愛的伴侶。但國際各大實驗都證實了經過穩定治療,病毒就不會透過性行為傳染,這讓感染者放下心理的負擔,放心地與人建立關係。
  • 社會環境:醫學跟藥物可以讓感染者的健康與生活有大幅度改善,但社會的氛圍跟環境,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才可以改善,所以政府與很多民間團體仍在不斷的正確的愛滋觀念與預防知識,即是希望社會可以真正放下歧視。

最後柯乃熒教授與賴怡因個管師分享:「社會對於感染者的歧視、壓力、指責、眼光,常常使感染者不能相信自己的能力、壓抑自己、限制了自己的發展,但其實感染者不應該因為病毒,而讓生活就此一刀兩斷,現在的藥物治療,感染者已經跟一般人沒有不同,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感染者也同樣可以做到。對於女性來說亦是如此,不要因為社會的期待與偏見限制自己,在關係中要多愛自己。」

READ MORE

看更多文章

愛滋治療

年輕人生不因愛滋暫停

懷愛協會 李夢萍主任:「我現在想不到任何事情是一般人做得到的,感染者做不到的」

愛滋治療

愛滋個管師為感染者最堅強的後盾

愛滋個管師一路陪伴,成為感染者最堅強的後盾,期盼感染者相信醫學,相信自己,人生不因愛滋而受限。

愛滋治療

關於愛滋的那些歷史

自1981發現第一例愛滋病感染者至今近40年的時間,醫療已經大幅進步,現今藥物已經可以有效抑制愛滋病毒,感染者的健康狀況與生活與常人無異。但為什麼社會大眾卻對愛滋仍存有許多的歧視與偏見,首先你需要先了解愛滋這40年來的歷史。



1980年代 愛滋病發現之初



1981 年,於美國加州洛杉磯市,出現了5位年輕人都罕見地感染肺囊蟲肺炎,其中甚至有2人死亡。但令當時醫學界困惑的是,這些疾病通常只襲擊免疫功能低下的族群,如癌症病人、服用抑制免疫力藥物的人。這令人大惑不解的病歷,發表在美國CDC的「發病率和死亡率週報」期刊(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MMWR)之上,引起了熱烈的回響,且遠在東岸的紐約也出現了類似的患者。

MAP GOTOP